宠物狗官网怎么样
宠物狗注册
News
公司新闻
热线电话:
宠物狗IOS
公司新闻
您现在的位置:宠物狗 > 宠物美容 > 正文
上一篇:银河收益债券(151002)基金经理下一篇:未来10天南方大部降雨偏多 北方多过程性降雨
〖天涯头条〗一路向西 心花怒放=我和“皇阿玛”的西藏浪旅
发布时间:2019-06-11 09:11| 浏览次数:74

〖天涯头条〗一路向西 心花怒放=我和“皇阿玛”的西藏浪旅

  无独有偶,换鞋的时候,服务生对沙发上其他大腹便便的客人都是一句“老板,您的拖鞋”;而到了我们这,鞋放下,就一句“你们的鞋”。 一个是“您”,一个是“你们”,就这样打包把我们两个应付了。

  也许只是巧合,就像架子鼓基本节奏里的“动动打次、动动打次、动动打次,空动打次”。

  轮到我们刚好是那个“空动打次”。

服务生也是人,不可能一直一个调,也有嘴累的时候。   但人在最穷的时候,偏偏是最敏感的时候。

  那一刻,就觉得全世界都瞧不起我们。

  闷闷不乐洗了个澡,回到租屋,闷骚的阿轩憋了半天,忽然提出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风骚点子——“既然别人瞧不起咱,我们为什么不自娱自乐呢?”  “有何高见,洗澡恭听。 ”  阿轩诡异一笑:“以后你就叫我‘老板’。 ”  为了避免专利重复,同时又安抚我的失落,他管我叫“少爷”。   就连看岛国动作片的时候,他都会说:“少爷,这个波多野结衣不识好歹,休了她!咱今天掀苍井空的牌子。 ”  我在递烟给他的时候,也会说:“老板,这是赵总(钱总、孙总、李总)专门从迪拜给您带的软白沙,您尝尝。 ”  就这样互相恭维,互相“奉承”,互相作死。

  苦中作乐也是一种乐。 就像杨白劳没钱给喜儿买花,还可以用红头绳给她扎个蝴蝶结。

  虽然这样的称谓游戏并没有持续多久,之后我继续叫他“阿轩”,他继续叫我“丑鬼”。

但当他在电话里冷不防蹦出这句“少爷”,还是一石激起千层浪,让我愣了半晌。   转眼十一年了,像昨天发生的事。   我在写稿的时候,通常喜欢播放一首应景的音乐,设置成单曲循环,将音量调至最低,有背景氛围但不能太嘈杂。 按理这篇西藏系列的文章,选择类似《祥瑞山谷》的藏语曲目最合适不过,但我循环的是老狼的《恋恋风尘》。

  那是当初为了追一个喜欢听老狼歌的女孩,强迫自己学吉他练习的曲目。

音乐一响起,何止她活了,阿轩活了,好多好多人都活了。

  与其说是怀念过去的人和事,不如说是怀念白衣飘飘的自己。 对比落差越大,越怀念;而且记忆会自动添油加醋,让你更怀念。   还有一点可以肯定,那些原本你以为时光将他们已经驱得很远很远的人,其实并没有那么疏远。

只需一个记忆的点,就如纸中央的一个细小的火窟窿,会顺势蔓延,燃烧一大片。   。

 
|   友情链接    |
宠物狗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
Copyright (C) 2006-2019 www.330605.com宠物狗 All Rights Reserved.